上海时时乐跨走势图
  設為首頁   添加收藏  
服務熱線:0433-2753305
行業新聞
行業新聞 當前位置:創業軟件 > 行業新聞
  • 74歲的柳傳志和34歲的聯想


    發布時間:2018-12-14   瀏覽次數: 363 次

  •        74歲的柳傳志還是那個柳傳志。

           這些年只要一出面,柳傳志總被打上鮮明的企業界教父標簽,即使他本人再三婉拒這個稱號。

           不可否認的是,他和聯想一路走來的歷程更多被解讀為改革開放以來中國企業的成長縮影。

           40年前,1978年那個歷史轉折點上,柳傳志還在中科院繼續已經做了十幾年的研究。雖然此前連續得過幾個獎,但是做完以后并沒有轉化為實際產品。

           1984年,聯想從中科院計算所一間12平方米的傳達室起家,已經40歲的柳傳志終于把自己投放到一個完全不可預知的人生軌道當中。

           在古稀之年作為聯想控股董事長成功推動聯想控股整體上市。

           他總愛說幸運,對自己也對他那個年齡段的中國人。“我開始辦公司的時候已經40歲了,當時并沒覺得歲數大,但如果真要是50歲了可能就弄不動了,但結果正趕上時代。”

           “蛇吞象”背后的故事

           雖然聯想集團已經逐步擺脫對單一PC業務的依賴,但PC毋庸置疑還是當下聯想集團的支柱業務。

           而這背后,并購一直是聯想集團擴大市場份額的重要手段之一。

           公開信息顯示,2004年聯想集團收購了IBM的PC業務,2011年收購德國Medion AG和日本NEC PC業務。去年11月,聯想集團依舊通過這種方式收購了富士通的PC業務。

           但這條并購稱霸之路的第一步邁出得并不容易。

           2004年聯想集團并購IBM的PC業務一度被視為中國企業走出去真正國際化的標志事件。

           據柳傳志回憶,對于這筆交易比較勇敢、積極去做的其實一直包括楊元慶等在內的聯想集團管理層,他們更堅決更堅持。

           而聯想控股是聯想集團的大股東,并購與否是由大股東和董事會決定的,作為聯想集團的董事長的柳傳志有拍板權。

           但很長一段時間,柳傳志都沒有表態,即使聯想花重金聘請作為顧問的麥肯錫和高盛都認為這項并購能成,但大部分股東還是持反對態度。

           最終,柳傳志宣布并不并購暫時不做決定,讓高盛和麥肯錫繼續做調查,要深入地和管理層一起把風險梳理清楚。

           “反復權衡了解后,我相信博一把可以有五成勝算,萬一不行,提前部署的其他多元化業務也會逐漸起來的。”柳傳志最終落定的這一“蛇吞象”的并購的確曾助力聯想集團迅速打開PC市場。

           根據Gartner數據,2012年10月聯想集團PC出貨量首次超越惠普登上全球市場份額第一的寶座。此前,惠普已經連續24個季度保持著全球PC市場第一。在其后的數年間,聯想集團的市場占有率多數時候穩定在PC市場第一。

           但當年讓柳傳志再三猶豫不敢拍板的風險在交易完成后的幾年內一度左右了聯想集團的命運。

           對于2008年的再次出山,柳傳志后來給出的解釋是,“業務問題其實楊元慶處理得非常好,他的能力在業務上比(當時)做CEO的那個美國人看法更正確,但是怎么能夠讓那些董事信任楊元慶,主要還是中國人跟美國人的關系問題。”

           據柳傳志回憶,當時眼看著市場逐漸削弱,楊元慶主動向董事會提出要親自領一支隊伍開發產品。但這反而引起了董事會外國董事的不滿,因為這會把成本大幅度提升,以前的優勢就沒有了。“后來,我采取了具體辦法,就是我自己出來,再擔任董事長,我和楊元慶配合。”柳傳志稱。

    若干個準備開出去的“船”

           最終,柳傳志的復出成功挽狂瀾于既倒,之后又將聯想集團董事局主席位置交還給了楊元慶。至此,聯想集團成為聯想青壯派的陣地,而柳傳志的重點又放回到聯想集團母公司聯想控股。

           聯想控股雖然創立于1984年,但是一直到2000年它還只是在單一IT領域發展。2001年,聯想系企業進行組織結構調整,聯想控股成為聯想集團的母公司。作為聯想集團的單一大股東,此后的聯想控股逐漸成長為一家多元化的投資控股公司,包括“實業”和“投資”兩個板塊。

           事實上,柳傳志領導的聯想這些年來不斷在拓寬業務邊界。

           從電腦起步的聯想,在2000年前后業務結構主要分為兩部分,一部分是由楊元慶領導的自制品牌電腦產品業務,也就是今天的聯想集團;而另外一部分是由郭為領導的神州數碼的IT代理產品業務。

           2000年,柳傳志做了一個重要決定,就是把聯想集團和神州數碼這兩塊單獨上市,而母公司聯想控股則開辟了一個財務投資的新業務。

           這背后的調整原因就是為了規避單純依賴IT業務的結構風險。

           1998年,柳傳志到美國通用電氣學習了十天。當時腦子里一直想的問題是1984年聯想集團成立的時候,全世界有幾萬家電腦公司,但到1998年前后做電腦業務的公司只剩不到十家。高科技領域由于顛覆式創新、技術創新和業務模式創新,有很大風險,裹足不前是不行的。怎么能夠讓現有的企業敢于創新,同時又能活下來,柳傳志想出的辦法是多元化發展。

           柳傳志當時的思路是,多元化可以讓聯想控股的基礎更穩固,即便聯想集團這塊業務遇到挫折,聯想控股依然能夠活下去,而且能再繼續生出新的高科技企業。

           2015年港股上市至今,聯想控股一直在聯想集團之外打造新的業務支柱。這一點,在完成收購盧森堡國際銀行之后終于實現了從量變到質變。

           今年7月2日,聯想控股發布公告稱已成功完成收購PrecisionCapital持有的盧森堡國際銀行89.936%股權。

           至此,聯想集團在聯想控股中資產占比從54%降至33%。此次收購擴大了聯想控股的資產噸位,從總資產角度看,2017年聯想控股約3150億元,盧森堡國際銀行折合人民幣約1800億元。

           對此,聯想控股執行董事兼總裁朱立南也承認,收購這家銀行有助于聯想控股減少在資產結構上對單一業務的依賴。

           值得一提的是,港股上市三年之后,聯想控股已經開始醞釀各個子業務獨立上市。

           目前,聯想控股金融服務板塊下的拉卡拉,已經遞交了上市申請。而正奇金融、佳沃也有此打算。未來,盧森堡國際銀行也有獨立上市的目標。

           柳傳志的表述是,聯想控股蘊藏著若干個準備開出去的“船”,從今年起,將按照預定的戰略出發。

上海时时乐跨走势图